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公司

韦杰和金诚集团涉嫌五宗罪,模式创新令人防不胜防!

什么叫非法融资罪?_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_空壳公司非法集资千万炒股融资

从2018年5月开始,到现在已然一年多了,麻烦不断、风雨飘摇的金诚集团总算倒下了,期间参杂着焦躁、伪装、谎言、欺骗、暴力,直至投资者对其完全丧失信任,也不再抱有希望!

如果金诚集团从一开始就选择合适投资标的,认真评估风险,我相信,即便形成风险也是可控的。如今,金诚集团被投资者称为金融大毒瘤、吸血鬼,没有机会重新再来了。金诚集团旗下发行的323只私募基金,多只私募基金至今延后兑付遭拒,涉嫌盗窃,牵涉被害人数3800人,涉及金额高达170亿元。

据萧山民警通报:4月27日,根据浙江省证监局移送线索及群众报警,杭州公安局拱墅区分局依法立案侦查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

4月28日凌晨开始,金诚集团韦杰、徐黎云、蒋雪琦等30多名犯罪嫌疑人被上海民警擒获。

据公开的资料显示:金诚财富作为金诚集团旗下核心产品,旗下已涵盖金诚新城镇、金诚财富、金诚产业、金诚之星、有像文化、酒店、房地产、金诚金融、公众公司等9个蓝筹股,旗下拥有一家基金销售公司浙江金观诚,以及江西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等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金诚集团宣扬与政府合作创立合营公司,将PPP项目产业化和金融化。产业化是指金诚特色小镇配套金诚文化、教育、酒店、医疗健康等产业;金融化是指通过产业基金投资、资产证券化、债券投资等金融手段服务于金诚特色小镇。即金诚集团与政府组建合营公司,经营特色小镇项目,金诚集团通过旗下基金管理人发行基金产品参与项目投资。

2015年起,发改委等部位大力推广PPP项目,韦杰捉住这个机会,大力发展PPP项目,陆续组建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和备案发行相关产品,经过3年时间公司私募基金规模也呈现爆发式下降。

截止2018年初,金诚集团官网堪称:金城集团为全省最大的民营PPP项目企业,累计管理资产规模超700亿元。

曾经风光无限的90后金诚集团实控人韦杰被抓,隐藏于北京的最大金融毒瘤被切除了。

第一宗罪 涉嫌伪造项目非法集资

韦杰:政府,你有的是资源和项目。

什么叫非法融资罪?_空壳公司非法集资千万炒股融资_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政府:韦杰,你有项目又有钱。

韦杰和政府:那我们一起合作吧!

当然愉快地合作啦。因为政府要的是政绩,韦杰要的是有项目可以融资可以挣钱,最重要的是钱。

如果韦杰踏踏实实的搞项目挣钱,那对政府、投资者和韦杰本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对于韦杰来说,那样子钱挣的很少,赚的很慢,赚的很操劳,他要的是快速挣钱,赚大钱,而且挣的还很容易。

于是,一场涉及几百亿量级、受害者数不清的非法集资案就此展开!

投资者很好骗了,画个大饼,再色香气俱全的包装一下,总会有人相信的。如果想从投资者那里筹到1个亿,就得画50亿的大饼,如果想筹到100亿,就得画5000亿的大饼。

大家来围观一下,金诚集团画的大饼:

金诚集团自诩从2015年7月22日到2016年8月22日,累计拿下35个新型城镇化项目,签约总投资额1800亿元;截至2017年9月,金诚集团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

5700亿元啊,2017年就声称了!你相不相信无所谓,反正有人相信,有如此大的订单量,就会融到对应打折过的钱。

我告诉你5700亿元,反正你也查不到!

其实,金诚集团宣称的5700亿元PPP项目中,大多数PPP项目均逗留在框架合同或口头约定层面,尚未即将立项,更未步入动工阶段。即所谓PPP项目,只是巧立名目进行融资的工具而已,借这种并不存在的项目,在各类渠道频繁渲染拿单能力,并以PPP项目名义发行基金。

第二宗罪 涉嫌非法侵吞侵占罪

金融的本质是信任,信任来自透明度。如果投资一个项目,亏损了,但是数据明白,那也心甘情愿,毕竟投资是有风险。如果投资一个项目,钱没有花在这个项目上,却不知道花在那里了,你会甘愿吗?

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_空壳公司非法集资千万炒股融资_什么叫非法融资罪?

韦杰这头金融界的“吸血鬼”,没安好心,即使项目真实存在,实际投入资金远大于募集资金。一方面,真真假假,迷惑投资者和政府,另一方面,也易于为套取和侵吞打掩护。

据了解,2016年,社会合作方金诚资管中标后与政府方的广东海门国发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各占股80%、20%共同创立了注册资本为10亿元的常州市昆山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建设该开发区的保障房新盘、市政公路、景观绿化等PPP项目。

因而,金诚集团通过金诚资管作为管理人筹建,发起“金坛项目”,标的为杭州金坛经济开发区保障房及市政工程PPP项目,募集规模6亿元,年化投资目标业绩为9.9%。

“金坛项目”最终募集资金31亿元,为31亿份,每份额度为1元。

金诚集团告诉基金投资人,通过金诚公司募集汇入的31亿存量基金确实到过金泽公司(即合营公司)帐上。且金诚启东城市化四季度营运报告显示,基金份额的确为31亿份,所有者权益合计36亿元。

然而,2019年,部分投资者针对PPP项目合营公司实际使用资金,去南京金坛经济开发区实地督查该项目并向当地政府征求后获知,合资公司金泽公司实际使用资金只有13亿,其中早已归还金诚集团2亿,目前在PPP项目公司存量资金为11亿。

那么空壳公司非法集资千万炒股融资,两年后,剩下的20亿去哪了?

多位相关投资者怀疑这部份钱已被侵吞甚至侵吞。

韦杰给出的解释是:“钱的流向主要是项目对应当期实际发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农地费用、工程款费用、相关税金管理费用;在资金闲置期间,为减少成本压力进行理财投资;根据基金协议约定,支付前期投资者的投资回报。”

这样的解释苍白无力,除非韦杰能给出有事实根据的证据。

第三宗罪 涉嫌自融自保

据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金诚集团旗下有6家私募机构,先后发行了超过323只各类类型的私募基金产品,其中芜湖观悦30只,新余观复31只,杭州观复111只,金转源72只,金诚资产50只,金仲兴为29只。其中大多数私募产品涉嫌自融自担。

如:金诚集团公开声称与无锡滨湖区政府合作,共同构建特色小镇项目“太湖人鱼小镇”,计划投资200亿元,总用地面积1258亩、总建筑面积约160万方。实际上,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中心的PPP项目库,并没有查询到人鱼小镇项目。

什么叫非法融资罪?_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_空壳公司非法集资千万炒股融资

实际上,这可能就是一个只是为了融资设计的虚假项目。

金诚集团发行这么多产品,根本不管这种PPP项目能不能挣钱。韦杰须要的是,地方政府求发展,可以给他审批PPP项目,他须要的是PPP项目能给他带来融资,同时他还借助政府的口碑,为他的自融自担违法违规做掩饰,骗取投资者的信任。

PPP项目不能有回购,投资者盈亏自负。如果这样股票配资,项目的吸引力就大打折扣。实际上,金诚集团在给投资者介绍项目时,频频提及为项目兜底回购空壳公司非法集资千万炒股融资,多重保障,以此提升投资者的吸引力。实际上,这是一种自融自担的违法宣传和欺诈行为。

第四宗罪 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子

金诚集团发行私募产品,很多时侯没有针对具体项目施行分离,一方面涉嫌存在资金池问题,另一方面也想瞒天过海,进行一个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子。

正常来说,一个PPP项目一个基金。但是金诚集团部份PPP项目涉及的投资基金,从1号延续至10号,甚至20号。这其中的门道就好多,最大的可能就是借新还旧。

如果一个PPP项目一个基金的话,韦杰和金诚集团早就玩不转了。金诚集团发行的私募产品一般是1-2年,但是PPP项目建设周期和赢利周期远超这个时间,一个PPP项目6年放款是常态,更别说赢利了,这就造成了债务端和资产端出现严重的资产错配,如果不是借新还旧,根本就玩不转。

借新还旧,这类似于庞氏骗子,如果这都使玩,势必随着时间延长,受害者越来越多。因此,浙江证监局在举办私募基金专项检测工作时,金诚集团尚且晓得问题所在,旗下5家私募机构竟然出现不配合证监局检测工作的情形。

金诚集团还逆天了不成?

这直接造成监管升级,2018年5月,浙江证监局责令金诚集团旗下金观诚改正并暂停基金销售相关业务。由于基金销售端未能举办募集工作,借新还旧就玩不转了,资金流不足,庞氏骗子就漏出了尾巴。

第五宗罪 创立空壳公司进行套转

韦杰作为金诚集团的实控人,还涉嫌创立空壳公司进行融资套转。据悉,韦杰名下共计156家公司,注册资本都是千万级别。

目前,投资者算是明白了,韦杰创立这么多公司,很大一部分缘由是涉嫌借助那些空壳公司,对于所融到的钱以项目投资的名义进行层层嵌套,等你明白的时侯,钱被套转走了。

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_什么叫非法融资罪?_空壳公司非法集资千万炒股融资

2017年3月,金诚集团旗下的杭州金诚新城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金诚新城镇)出资组建上海人鱼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无锡人鱼旅游),法定代表人为金诚集团实控人韦杰,注册资金为50亿元,实缴金额未显示。

2017年5月,北京嘉轩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行“金诚特色小镇——无锡人鱼投资私募基金”,募集资金5亿元,投资标的为上海人鱼旅游10%股权。该私募资金运作1个月后,金诚新城镇将其部份股权质押29.5亿给北京嘉轩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这意味着,金诚新城镇从该项目中抽取29.5亿元资金,去向不明。

据了解,北京嘉轩财富资产管理公司成立时间为2015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吴昊天。吴昊天在2016年9月之前是金诚集团旗下山东诚泽金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中级投资总监,在2017年3月人鱼小镇基金启动前,吴昊天均在金诚新城镇兼任投资经理。

这其中是否涉嫌创立空壳公司进行融资套转,一查便知到底!

十二年前,与韦杰是老乡的吴英声名大噪时,韦杰还籍籍无名。吴英因涉及3.8亿元的非法集资,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改判死缓,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力终生。

2018年3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再审判决,将吴英的刑罚减为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力六年。

十二年以后,同为90后的韦杰,短短几年时间,创立金城集团,坐拥1家基金销售公司金观诚,同时拥有江西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等6家经备案私募基金机构,截止2018年5月,发行超过323只私募基金,募集资金超过300亿元,截止到2018年10月,未能兑付的规模仍有超过170亿元。韦杰的金诚系能从江浙高净值人群中募集300多亿的资金,堪称奇迹。

至今,吴英还在上海服刑,为过去的罪业救赎。一旦确定韦杰的金诚集团非法集资,金额而且吴英的几十倍,等待韦杰的将是法律的审判。

一旦韦杰非法集资罪名创立,那么从吴英到韦杰,非法集资盗窃的模式在不断创新。

当年,吴英以高额月息为诱饵,以投资、借款、资金周转等为名,先后从林卫平、杨卫陵、杨卫江等11人处非法集资人民币7.7亿元,用于清偿本息、支付高额月息、购买房产、汽车及个人挥霍等,实际集资盗窃人民币3.8亿元。

吴英创立本色集团,先后注册大量“本色集团”空壳公司,涉及饭店、商贸、建材、婚庆、广告、物流、网络等,营造集团实力雄厚的表象,打的是资金掮客的主意,实质上盗窃的资金用于大量投资房产,这些房产在此后两年都急剧增值,可是吴英早已身陷囹圄,增值对她而言早已于事无补。

韦杰的“金诚模式”相比吴英的“本色模式”,有很大程度上的创新,也是韦杰能从江浙以及全省高净值人群中集资300多亿的缘由。

“金诚模式”创造奇迹,不仅仅在于对韦杰个人的形象包装,对5900亿PPP项目和700资产的夸张宣传,更重要的是正当的金融车牌资质,蹭上PPP项目热点,与政府签订PPP项目合作框架,然后以此立项发行中短期类固收基金产品,借政府信用背书,自销自融,在负债端和资产端进行资产错配,进行借新还旧违法操作的庞氏骗子,同时还组建诸多公司,层层嵌套,为自融自担、挪用侵吞做掩护。

“金诚模式”出事是迟早的问题,浙江证监局介入,只是导火索而已。如果证监局没有及时介入,让“金诚模式”自销自融、层层嵌套、借新还旧、挪用侵吞的模式继续玩下去,受害的投资者更多,影响更大。

“金诚模式”的创新和可怕之处在于融资通道合规合法,还有政府信用为其背书,项目操作真真假假,别说通常级别的投资者了,就算资深金融玩家也是雾里看花,模糊不清!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从不缺席,惟愿被害的投资者能否早点取回属于自己的钱!

关于作者: ongwe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